logo

我做了一个夢

我做了一个梦

/季风

 

马丁路德金说

我有一个梦想

于是美国人开始做梦

几十年后

大洋彼岸的中国人

也开始做梦

在绝大多数国人

还在梦中的时候

我的父亲走了

母亲随后也走了

父亲是冤死的

母亲是憋屈死的

他们至死也没等到

那些加害者来家里

悔罪道歉

上个世纪八九**

我的梦破灭了

三十年的日子

只留下一地鸡毛

我一遍遍地数着鸡毛

数着数着

我也进入了梦乡

我梦见天安门成了灵堂

很多人和我的名字都被刻在

八九**纪念碑上

刘晓波坐在那把空椅子上

正念着一串长长的名字

广场上的人流

默默地走过纪念碑

向那些名字致敬

2019310日禁足于北京宋庄

       


为国争光,就是为自己添耻

/季风

 

我害怕再去天安门

自从那个泪流满面的日子

血流成河以后

每年的这一天

我都变着法子去天安门

我想去广场散步

重温一次那个夏天的心跳

我想去广场转转

看看那些磨灭不去的痕迹

我想去广场倾听

听听当年余音绕梁的声音

我想去广场静默

陪陪那些无家可归的冤魂

自二十多年前从广场侥幸逃脱后

我至今仍无家可归

现在,这个敏感的日子

那些阴魂仍在广场游荡

我宁愿被旅游

也不愿再去天安门

我怕冷不丁从广场的地缝

伸出些鲜血淋淋的手来

抱住我的双脚

求我带他们回家,回家

               


我和明月约会

人在旅途

又一个黑夜来临

举杯邀明月

还没等她回应

我就一饮而尽

我不停地把酒问青天

今年是哪一年

今天是哪一天

一杯一杯

又一杯

酒喝干

再酙满

我一连干了九九八十一杯

抬头是李白邀过的明月

低头是岁月酿成的苦酒

今夜独自癫狂

把酒喝个底朝天

哪怕酒伤肝,胃出血

明月醉不醉无所谓

反正我是不醉不休

直至东方发白


为国争光,就是为自己添耻

有人说

没有祖国

你什么都不是

我不置可否

除了是人

我什么都不是

没有医保

没有社保

居无定所

食无保障

我是一个被剥夺了家国的人

尽管如此

我仍然行不更名

坐不改姓

没有自由

就没有祖国

没有尊严

就没有家园

没有家国

更无以为公民

一群奴才的国家

我不会助纣为虐

我与他们

背道而驰

我庆幸自己

八九以后就再也没有

为野兽争光

为魔鬼争光

为贪官污吏争光

为腐败集团争光

为极权专制争光

没有祖国

我活到今天

是因为我心存良知

为国争光

就是为自己添耻


季风(网名八九季风):60后生人。籍贯:黔北娄山关镇,现暂居北京。

独立思想者、诗人、六四分子、资深企业咨询顾问,“八九一代”代表性人物……一个知道怎样转化自我角色的人。

早年在家乡做过银行职员、盗印过图书、开过小煤窑、因政治原因坐过牢。

1992至今,深圳十年,北京十七年。其间在外企、国企、私企做过职业经理人,担任过从业务员到部门经理直至总经理几乎所有层级的工作职位。自己开过公司、运作过项目、做过文化工作室、独立策划人等,后都因如影随形的人祸原因失败。从业范围涉及二三十个行业。   

1989年,被卷入那场“政治风波”之中,成为“臭名昭著”的“贵州省高治联”学生总头目。之后,被迫去了另一片土地,接受了两年多的炼狱生活。

经历了剧烈的人生变故与非人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因此学会了坦然承受苦难和微笑面对未来。

二十多年来,生活在别处。

左手写文案赚钱度日,右手写文章陶冶情操。

著有纲领性文本:《阳谋政治》、《商士&启示录》、《农公民&基本法》等。

著有非法出版物(诗集):《本色》、《我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各类文章数百篇。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