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北京大談人權 原來修改了定義

發表時間: 25/09/2019 – 01:08
更改時間: 25/09/2019 – 01:14


中共建政70周年即將來臨,氣北京城氛嚴峻,這是武警在巡邏。 路透社
作者:
安德烈

北京爲一場巨大空前的盛典做准備,念念不忘自己在人權方面的“貢獻”。中國國務院日前發表『爲人民謀幸福 新中國人權事業發展70年白皮書』,但一些批評者旋即發現幾大漏洞。

一則北京在人權概念上偷梁換柱,二則有意不提中共建政起來曆次對人民的大規模暴力鎮壓運動,包括今天繼續壓制著本國人民的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和新聞自由等最基本的人權。

『人權白皮書』開宗明義,在中共領導下,“新中國70年,是中國人民各項基本權利得到尊重和保障的70年;新中國70年,是中國不斷爲世界人權事業發展做出貢獻的70年”。

中國的人權狀況在國際上廣受诟病,令人不解的是,北京爲什麽偏偏要拿人權說事?原來,北京當局量體裁衣,爲自己適用而修改了被視爲普世價值的“人權”概念的內涵。人民日報海外網對此直言不諱地表示:“中國用70年發展重新定義‘人權’”。

這篇爲中國式人權注釋的文章稱,中國人權道路的鮮明特色,“是對以自由權利爲核心的西方人權話語體系的超越。將生存權和發展權放在基本人權的首要位置”。文章還稱,中國特色人權觀,“突破了西方主流人權話語體系的局限,爲世界人權事業的發展寫下了中國注腳”。

讀這部『人權白皮書』,當局之所以敢”重新定義“人權,是因爲中共建政70年爲人民謀取了幸福,而它所指的幸福是主要是把今日的中國放在70年的時間段裏做縱向比較,也就是今日經濟迅猛發展的中國同昔日一窮二白的中國比較,在這樣的單線比較中,嵌入中國人權觀,即生存權、發展權,排除了與外部世界尤其與自由世界的橫向比較。

有分析指出,在這一重新定義的人權中,排除了人權概念的核心: 人的自由,對人身自由的基本尊重,天賦人權的起碼維護。用一句網民的話調侃:“吃飽肚子就是最大的人權! 聽領導的話就是最大的安全”。問題出在哪裏?不要說中共建政70年,吃飽肚子,才是近二三十年來的事, 關鍵白皮書用幸福來界定中國人的人權獲得感,令人覺得極其荒謬。

按照白皮書,在爲中國人民謀幸福的中共領導下,人民越來越幸福,而且在習近平爲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正在爲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努力,中國人民必將更加幸福。白皮書還宣稱,中國成功地走出了一條符合國情的人權發展道路,豐富了人類文明多樣性。

中國人民生活得幸福嗎?幸福的核心是什麽?是自由,是人權,是對命運的把握,還是別的什麽?但有一點比較公認的是,中國人民的確至今並未獲得真正意義上的自由,不要說不能自由地選擇自己的領導人,就連自由地發表言論也受到限制甚至打壓,這可能就是當局爲什麽把自由的概念化爲西方話語而予以排除。如果排除“自由”這一最基本的人權,中國人的人權還叫人權嗎?

在這部宣揚70年人權成就的白皮書中,有分析人士指出,缺少幾個重大的曆史事實,而這些事實足以證明,中共不是什麼尊重人權,而是蔑視甚至踐踏人權。

這兩天在紐約舉行的一個有關中共建政後的土地改革討論會上,學者宋永毅指出,“土改是中共建政後的第一場暴力運動,全國共屠殺470萬地主和鄉紳,將掌握農村先進生産力與文化的精英幾乎消滅殆盡”。反右,幾百萬知識分子的人權被剝奪,夾邊溝“右派分子”餓殍遍野就是明證;中共屠殺精英,盲目大躍進,直接造成三年人爲的大饑餓,根據『墓碑』一書作者楊繼繩的揭露,毛澤東推行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大躍進至少導致三千六百萬人死亡,其中大部分系餓死,也有人死于酷刑和謀殺;如果按照中共的階級鬥爭理論區分,這次農村中餓死的絕大部分是“貧農和下中農”;十年文革,又有幾千萬人在殘酷的階級鬥爭中喪生;文革結束後,經過八十年代短暫的光明期,中國人開始吃飽肚子,受著解放思想鼓勵的一代人開始要求更多的權利,八九年發生了六四大屠殺,許多人說起天安門,就想起那場流血事件。隨後,爲人權,爲憲政,爲中國人自由呼號的劉曉波成爲死在獄中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習近平上台後,提出“中國夢”,但中國人權狀況,普遍被認爲每況愈下,就連維權律師也幾乎遭到覆滅的命運,四年前那場打壓人權律師的“709”大抓捕事件,至今王全璋律師還在獄中。更不要說少數民族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受到的壓制和迫害。還有,談人權,談幸福,爲什麽香港回歸中國大陸22年了,越來越不幸福?

習近平上台以來,嚴重的是全盤否定普世價值,灌輸一黨專政意識形態,網絡強化封鎖,讓新一代事實上處于與這個信息自由、新聞自由的世界半隔離的狀態。有人指出,中國國務院人權白皮書,是爲了慶祝中共建政70周年大慶而粉飾太平,可惜哪壺不開提哪壺。

 

來源:http://www.rfi.fr/cn/中国/20190925-北京大谈人权-原来修改了定义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