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國青年活動人士陷入困境,亟待外界幫助

从2015开始,中国政府接连对女权、劳工、维权律师等领域的民间活动人士进行抓捕和打压,中国的社会运动由此陷入低潮,年轻一代行动者举步维艰。

本周四,华府智库“对话中国”举办讲座,邀请洪理达(Leta Hong Fincher) 和赵思乐( Alison Zhao) 两位讲者介绍当下中国青年行动者的社会活动,以及他们在政治打压下的艰难现状。

洪理达是《纽约时报》专栏作者、清华大学社会学博士,长期关注中国女性问题,曾于清华大学取得社会学博士学位,并出版《剩女时代》、  《背叛老大哥:女权觉醒在中国(Betraying big brother: The Feminist Awakening in China)》两部著作。

赵思乐是一名独立记者和人权工作者,重点报道中国政治打压和社会运动,曾获多项香港人权新闻奖,以及一项亚洲出版协会卓越新闻奖。

洪理达介绍自己的一个主要论断说:女权运动者之所以碰到了政府的敏感神经,是因为挑战了政府大力宣扬的父权观念。

洪理达分析道,近年来中国官方强力宣扬“家国天下”理念,每个人在家庭里都要各司其职,男人必须主导这个家庭,而女性要做顺从听话的妻子和母亲。”她还说,随着生育政策的放开,中国的官方话语正在视女性的身体为生育机器,却对她们的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重要贡献忽略不提。

她补充道,执政党把这种观念,包括对男子气概的宣扬与爱国主义、巩固执政党地位挂钩,因此用行动倡导广大中国女性“反逼婚“、“反逼生”的女权行动派被视为“眼中钉”。但是,受到打压的青年女权行动派们仍然坚持行动。洪理达说,“在女权之声的微信微博被关闭后,女权主义者举办了一场葬礼,葬礼的横幅上写着‘女权主义不死’。”

洪理达在分享中国女权行动派的故事。(艾石摄影)
洪理达在分享中国女权行动派的故事。(艾石摄影)
与此同时,中国的女性也正在觉醒。“她们正在用很多方式争取权利,比如#MeToo运动。这种趋势席卷了整个中国, ‘女权五姐妹’被抓的4年后,女性权益运动仍然生生不息。”

而随后分享的赵思乐,则结合中国青年行动者发展关注组发布的《中国青年行动者处境调研报告》,介绍 2015年以来“后89一代”青年行动者的现状。

“后89一代”青年行动者在2015年之前,往往针对单一议题开展行动,例如打官司、提供社区服务、在街头做行头艺术等,希望改善社会中某一具体的不公平状况。因此,他们的政治敏感度相对较低。然而,2015年后政府的连番打压,让民间行动陷入低潮,也让部分青年行动者改变观念。 赵思乐说,“他们意识到不是社会存在某种不公,而是整个政治制度出现了问题。他们开始理解中国需要政权更迭。”

洪理达在现场朗读《背叛老大哥:女权觉醒在中国》。(艾石摄影)
洪理达在现场朗读《背叛老大哥:女权觉醒在中国》。(艾石摄影)

在政治打压下,青年行动者进入“地下状态”。孤立无援的他们,缺乏精神和资金上的支持。“因为中国的情况(民间行动“被敏感化”、NGO被禁止从国外获得资金支持),许多国外资助方已经放弃了中国。” 赵思乐呼吁外界对中国青年行动者提供更多支持,包括心理治疗、网络安全和政治分析等培训、出国进修等。她强调,“他们已经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如果这群人(中国青年行动者)在十年内消失,这个国家也差不多就没前途了。”

洪理达也呼吁大家关注中国女权活动家,为她们提供更多支持。

 

新聞連結: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ac-06212019131237.html?fbclid=IwAR1jlzhk6eg2-3dE4QK96o5_M3eHGwsdk_Nfjyb1vWvMYgLxdDmrFz7H_XY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