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為國爭光,就是為自己添恥(組詩)

文//季風

 

1、我害怕再去天安門

 

自從那個淚流滿面的日子

血流成河以後

每年的這一天

我都變著法子去天安門

 

我想去廣場散步

重溫一次那個夏天的心跳

我想去廣場轉轉

看看那些磨滅不去的痕跡

我想去廣場傾聽

聽聽當年餘音繞梁的聲音

我想去廣場靜默

陪陪那些無家可歸的冤魂

 

自二十多年前從廣場僥倖逃脫後

我至今仍無家可歸

現在,這個敏感的日子

那些陰魂仍在廣場遊蕩

我寧願被旅遊

也不願再去天安門

我怕冷不丁從廣場的地縫

伸出些鮮血淋淋的手來

抱住我的雙腳

求我帶他們回家,回家

 

2016年8月31日于北京宋莊

 

2、我和明月約會

 

人在旅途

又一個黑夜來臨

舉杯邀明月

還沒等她回應

我就一飲而盡

 

我不停地把酒問青天

今年是哪一年

今天是哪一天

一杯

又一杯

酒喝幹

再酙滿

我一連幹了九九八十一杯

 

抬頭是李白邀過的明月

低頭是歲月釀成的苦酒

笑我瘋癲自己的瘋狂今晚

把酒喝個底朝天

哪怕酒傷肝,胃出血

明月醉不醉無所謂

反正我是不醉不休

直至東方發白

 

2016年6月4日(初稿)被旅遊至貴州湄潭雲貴山中

2016年8月28日定稿于宋莊

 

3、為國爭光,就是為自己添恥

 

有人說

沒有祖國

你什麼都不是

 

我不置可否

除了是人

我什麼都不是

 

沒有醫保

沒有社保

居無定所

食無保障

我是一個被剝奪了家國的人

儘管如此

我仍然行不更名

坐不改姓

 

沒有自由

就沒有祖國

沒有尊嚴

就沒有家園

沒有家國

更無以為公民

一群奴才的國家

我不會助紂為虐

我與他們

背道而馳

 

我慶倖自己

八九以後就再也沒有

為野獸爭光

為魔鬼爭光

為貪官污吏爭光

為腐敗集團爭光

為極權專制爭光

 

沒有祖國

我活到今天

是因為我心存良知

為國爭光

就是為自己添恥

 

2016年8月28日于宋莊

 

………………組詩結束

 

 

 

 

尋人啟事

 

柳絲,女,十八歲

身高:164

體重:64公斤

圓臉,長髮

著五四青年裝

于三十年前六月四日

在天安門廣場走失

至今未歸

 

失蹤者系我愛人

有知其下落者

請告知

必有重謝

連絡人:季風

電話:190089006400

 

特此啟示

 

004/006/2019季風于北京

 

………………

 

以人民的名義

文/季風

 

八九廣場

以人民的名義

你們開了槍

然後又以人民的名義

判了我的刑

 

二十八年來

你們一直以人民的名義

把我囚禁在這塊土地上

不許我亂說亂動

 

你們說

人民只有人民

才是創造歷史的動力

可我找遍了華夏大地

也沒有找到這樣的人民

我只知道

魔鬼為了達到目的

也會引用聖經

 

2017年6月23日于宋莊

 

 

………………

 

 

我做了一個夢

文/季風

 

馬丁•路德金說

我有一個夢想

於是美國人開始做夢

幾十年後

大洋彼岸的中國人

也開始做夢

 

在絕大多數國人

還在夢中的時候

我的父親走了

母親隨後也走了

父親是冤死的

母親是憋屈死的

他們至死也沒等到

那些加害者來家裡

悔罪道歉

 

上個世紀八九**

我的夢破滅了

三十年的日子

只留下一地雞毛

我一遍遍地數著雞毛

數著數著

我也進入了夢鄉

我夢見天安門成了靈堂

很多人和我的名字都被刻在

八九**紀念碑上

劉曉波坐在那把空椅子上

正念著一串長長的名字

廣場上的人流

默默地走過紀念碑

向那些名字致敬

 

2019年3月10日禁足于北京宋莊

 

 

…………………………

 

 

 

數數

文/季風

 

他們在數

一大二大三大

…………

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

…………

我們也在數

五周年紀念日

…………

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

2829周年慶典

…………

雙方都是把

數過的數記在心裡

不過天有不測風雲

人有旦夕禍福

等到有一天

一切戛然而止

都不再往下數了

我們的噩夢也就結束了

民族的苦難也就終結了

 

2017年12月22日于宋莊

 

………………

 

季風簡介:

季風(網名八九季風):60後生人。籍貫:黔北婁山關鎮,現暫居北京。

獨立思想者、詩人、六四分子、資深企業諮詢顧問,「八九一代」代表性人物……一個知道怎樣轉化自我角色的人。

早年在家鄉做過銀行職員、盜印過圖書、開過小煤窯、因政治原因坐過牢。

1992至今,深圳十年,北京十七年。其間在外企、國企、私企做過職業經理人,擔任過從業務員到部門經理直至總經理幾乎所有層級的工作職位。自己開過公司、運作過專案、做過文化工作室、獨立策劃人等,後都因如影隨形的人禍原因失敗。從業範圍涉及二三十個行業。

1989年,被捲入那場「政治風波」之中,成為「臭名昭著」的「貴州省高治聯」學生總頭目。之後,被迫去了另一片土地,接受了兩年多的煉獄生活。

經歷了劇烈的人生變故與非人的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因此學會了坦然承受苦難和微笑面對未來。

二十多年來,生活在別處。

左手寫文案賺錢度日,右手寫文章陶冶情操。

著有綱領性文本:《陽謀政治》、《商士&啟示錄》、《農公民&基本法》等。

著有非法出版物(詩集):《本色》、《我在哪裡,家就在哪裡》,各類文章數百篇。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