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為什麼很多民運人士到了海外就不積極了?

US Congress

文/ 耿冠軍

很多民运人士都是历尽坎坷才能到达海外,到了海外后,获得了自由,没有了恐惧,参与民运反而不如在国内积极了。刚开始的一两年内,要经历适应阶段,过语言关,忙于生计,无暇民运活动。进入了稳定期之后,一般收入都会高于国内,因为海外的福利好,生活压力也会低于国内,而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多民运人士依然不如在国内积极,有观望的,有八卦的,有淡出的,甚至有冷嘲热讽,四处攻奸,成为了起反面作用的人。

比较而言,和在国内从事民运的不同之处是在海外从事民运没有了以下特点:

1、没有了刺激感。

在国内经常要在警察、国保、网监的鼻子底下行事,经常要面对被逮捕、被喝茶、被封号等事情,像极了电影、电视中地下党工作人员的英雄事迹,这些刺激的经历也是民运人士坐在一起时最津津乐道的谈资,往往谁经历的这样的事情越多,谁就越被同桌的人羡慕,也越被圈子里的人敬佩。而在海外,这种感觉没有了,同样的行为变成受法律保护的自由,人仿佛掉入了真空,生理的刺激感没有了。

2、没有了标新立异的作用

在国内,如果觉得身边的人、周围的人都很普通,想和他们不一样,或者觉得别人都有特点而自己没有,那么从事民运活动绝对能立竿见影。即便还没有能力让别人赞同自己的观点,多少能让别人认可自己的勇气。阿Q在喊出“老子革命了”之后,不就马上令镇上的人刮目相看了。但在海外,来自各个国家的各种政治活动、政治团体五花八门,什么反对党啊,什么流亡政府啊,什么民间组织啊,什么宗教流派啊,只要不违反法律,干什么的都有。在民主国家,只要你对政治有兴趣,只要你投过票,你就是个民运分子。民运分子在国内豁出身家性命参与的活动,在海外就是当地人的家常便饭,就是他们节假日的一种休闲活动,一点特殊性都没有了。

3、没有了令他钦佩的偶像

在国内,很多人对那些大V、有名望的教授学者、遭受牢狱苦难的前辈还是很敬佩的,而到了海外,对那些有名气有影响力的人反而是百般瞧不上。理由不外乎是:他们出来的早,民主国家对他们太好了,他们得了很多便宜,他们日子很好、锦食无忧,他们不再面临任何危险,他们又没做出什么事。所以是对谁都瞧不起,对谁都看不上,自然是对他们组织的各种活动都嗤之以鼻。

在国内,只要敢在微博上骂一句政府,他就会佩服的五腹投地,在海外,你天天去领事馆抗议,他也会质问:那有个屁用!仿佛只有能搞个暗杀、搞个爆炸才是他能认可的,否则就是他所瞧不起的,只是这个被他瞧不起名单他忘了把自己也放进去。

4、共党无形之手的搅局

在海外,共党不能像在国内肆无忌惮的抓人、关人、禁言,只能通过特务、金钱在暗中进行搅局。这招是共党建立之初就惯用的,到现在已是炉火纯青,加上背后强大的资金支持,对民运阵营起到了很大的杀伤作用。

他们分化、瓦解民运组织,造成他们四分五裂,给世界造成的印象就是海外民运组织不团结;他们抹黑、污化民运领袖,让海内外积极份子丧失偶像;他们挑拨、引诱有影响力的知名民运人士互相攻击、质疑漫骂。给人造成海外知名民运人士整体素质都不高的印象;他们收买、利诱不坚定的民运分子反戈,疯狂地进行内部攻击,让人觉得民运团体内部像一锅粥一样乱;他们雇佣天量五毛,在所有有关海外民运领袖、知名人士的网络报道下面跟帖,提出相反观点,颠倒黑白。他们在所有海外民运领袖、知名人士的每一条个人博客下面人身攻击、侮辱谩骂、造谣污蔑,即混淆了是非,又恶心了博主。

这些下三滥的举措,对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很受用,对头脑简单、思维幼稚的民运分子颇有效果,也使很多义气方刚、性情秉直的大V中招,从而使刚到海外的民运分子对民运群体产生了质疑,对民运前景感到悲观,致其积极性严重降低。

笔者认为,只有出于对民运自身价值、意义的认可,才能成为一个人长久为之追寻、奋斗的动力。如果仅是出于寻找刺激、标新立异,或是盲目崇拜的参与,只能说他是一个伪民运了。对于在国内还做过一些事的人来说,如果出来之后积极淡出了,那只能证明它一开始对民运价值的认可也不过耳耳。

对于被中共的伎俩蒙蔽了双眼,初衷单纯的初到海外的民运朋友们,则应擦亮眼睛,不要道听途说。要多参与、多接触,以自己亲眼所见、亲身体验到的事实为判断的依据,在自由的国度,反而陷入质疑、猜忌、勾心斗角的内斗中,对于个人和整体都是一大损失和憾事。在国内的朋友无比羡慕的地方,正是应该放开手脚,将以前在国内不敢说的话、不能做的事尽情的去说,尽情的去做。以前不能、不敢实施的想法、方案去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和组织去实现。为中国的民运事业施展才华、倾注热情,加一把劲,添一根柴火,唯此,才能对得起我们启蒙时的初心!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