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通往荒謬的梯子是如何搭造起來的?

分類: 社會

日期 2017 年 12 月 20 日

媒體 微信公眾號《孫立平社會觀察》

導讀:

同樣的道理,我們可以將私人司機定義為出租司機,將凡是坐過計程車的都定義為擁有私人司機。 這沒有說不通的吧? 不就是個定義的問題嗎? 那麼,我們現在宣佈我國有10億人擁有私人司機,你覺得不對嗎? 某教授曾專門論述過「語言腐敗」的問題。 所謂語言腐敗,指一些擁有話語權的人為了相關利益和意識形態的目的,偷換語言的概念,將一些詞彙的含義做一些完全相反的解釋。 以上就是當今中國社會的荒謬現象之一。

摘要:

一大早醒來,就看到這條消息:《新華社:我國超過 5億人有了自己的家庭醫生》,截至今年11月底,全國95%以上的城市開展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工作,超過5億人有了自己的家庭醫生, 人群覆蓋率超過35%,重點人群覆蓋率超過65%。 百度詞條裡,家庭醫生,即私人醫生,是對服務物件實行全面的、連續的、有效的、及時的和個人化醫療保健服務和照顧的新型醫生。 家庭醫生制度在國外已經發展的很成熟。 看來,這樣的百度詞條真的是過時了,它讓我們誤以為家庭醫生是只有達官貴人才能用的起的,至少是一部分中產階層才能用的起的。 要看到,要意識到,在現實的社會生活中,一種新的工作方式似乎正在形成:先有口號,然後宣傳落實這個口號,再逐步改變口號的原意,按照新的語義編造數位,層層填表,最終實現口號的目標。 於是,一件工作或任務就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完成了。(閱讀全文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