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經濟學家黃亞生談近期北京事件

分類: 社會

日期 2017 年 1 2 月14日

媒體 微信公眾號《起點人文》

導讀:

中國的大都市,北京、上海等地的人口密度遠不如新加坡、東京及中國香港地區,但是,這些城市都是井井有條的。中國還有些城市,人口密度並不高,但是環境、消防,交通等卻是表現不佳。事實上,在發達國家和地區,人口密度越高的城市越有秩序、越有智慧、越有節能環保意識,公共交通也越發達。不先考慮如何提高城市的管理水準,卻過度強調人口流動問題,是一種本末倒置的思維方式。

摘要:

中國大規模城市化發生在 2000年之後,城市化把約2.3億農民變成了農民工,使得他們獲得了比留在家鄉高2-3倍的收入,中國城市化能夠一次性提高2.3億人的收入,這是經濟上不得了的成就。與其他國家所不同的是,中國的城市化帶有明顯的政治色彩。換句話說,在中國的城市化進程中,市場作用不明顯,而地方政府在推動城市化過程中占主導地位。 所以,我創造了一個新名詞一一「行政(政治)城市化」,以強調政治力量對中國城市化的影響。行政城市化有一個特徵。 它可以很快促進城市化,但它同時也會很快去城市化。中國過去二十多年,兩方面的案例都有。最近在北京發生的事就是行政城市化被用來去城市化的例子。(閱讀全文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