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聯合國證實:上百萬維族人遭中國秘密囚禁,都送進了「再教育營」

漢族異議人士首度為新疆議題發聲,因為新疆的人權狀況「已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再教育營就是集中營」,「當局對他們採取的措施範圍之大、手段之凶狠,超出一般人想像」。

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表示有「可靠情報」,證明中國在新疆的「反極端主義中心」秘密囚禁百萬維吾爾族人,即所謂「再教育營」。此外,寧夏回族自治區同心縣重建的韋州清真大寺也面臨被中國強拆的命運,數百名穆斯林與當地政府對峙,以保護當地的清真寺不被拆除。

中國是聯合國《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簽署國,依此公約成立的委員會將審議成員國的履約狀況,對中國的審議於10日展開,共為期兩天。委員會10日在日內瓦的首日聆訊上,美國籍委員、人權律師蓋伊・麥克杜格爾(Gay McDougall)提出,根據可靠情報,中國涉嫌將百萬名維吾爾族穆斯林,送到秘密的「再教育營」扣留,以打擊當局所謂的「宗教極端主義」。麥克杜格爾表示,委員會對有關情況「深表關注」。

維吾爾族約佔新疆人口約45%,委員會所提到關押維吾爾人的「集中營」被官方稱之為「再教育營」,其是指新疆當局自2014年開始推行,並在2017年達到高潮的官方再教育中心。新疆地方媒體在過去報道這一現象時,將其稱之為「去極端化培訓班」或「教育轉化培訓中心」的場所。

「再教育營」通常由學校或其他公共設施改建而成,部分則是專門修建。美國新奧爾良羅耀拉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萊恩・圖姆(Rian Thum)今年5月在《紐約時報》指出中國自2016年以來,至少耗資6.8億人民幣,在新疆各地興建拘留設施。

代表流亡維族人、被北京定性為「暴力恐怖組織」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世維會)表示,被扣押的人經常要挨餓,「再教育營」內的酷刑虐待行為普遍,而這些人並沒有被起訴任何罪行,亦無法通過法律途徑維權。

《華盛頓郵報》也報導,新疆的村莊佈有檢查哨與無數的監視器、掃描器,被懷疑者恐被偵訊、不經審判就被關押,並被送進再教育營。遭囚者被迫每天坐著唱數小時的洗腦歌,包括「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社會主義好」等。

回新疆探親的哈薩克公民柯謝貝克指出,他被關押數月才獲釋,期間因無法讀寫中文,被迫上讀寫班。他也遭水刑刑求。也曾被囚於再教育營的撒馬爾罕表示,曾被綁在稱為「老虎椅」的刑具數小時。

據「中國人權捍衛者(CHRD)」與非政府組織聯手撰寫的報告中指出,截至今年6月,被關押或被迫參加所謂「教育課程」的新疆人,尤其是維吾爾人可能達到了2~3百萬人。更進一步分析中國政府數據發現,中國去年進行的犯罪逮捕有21%發生在新疆,但新疆人口僅為中國總人口的1.5%。

中國從去年4月開始實施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將維族女人穿戴罩袍、男人蓄須等行為,與極端主義相提並論,並加以禁止。世維會今年7月發放消息,稱身穿長身外衣的維族女性,被人當街剪短衣服,迫使她們放棄穆斯林傳統。

今年4月,美國高級外交官石露蕊(Laura Stone)就曾表示,數以萬計的人被扣留在「再教育營」,當時中國外交部反駁,指新疆各族人民「安居樂業」。

不過,中國代表團團長,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代表俞建華,在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開場發言中表示,今年3月全國「兩會」通過的《憲法》修正案,提出要「維護和發展各民族的平等團結互助和諧關係」。俞建華稱,在中國政府的努力下,「民族地區經濟大幅發展,人民生活水平持續提高」,「不斷提高少數民族享受各項人權的水平」。

但44名中國漢族學者、異議人士,包括王丹、滕彪等連署呼籲全球關注新疆的人權災難。連署發起人、「北京之春」雜誌榮譽主編胡平說,這是漢族異議人士首度為新疆議題發聲,因為新疆的人權狀況「已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再教育營就是集中營」,「當局對他們採取的措施範圍之大、手段之凶狠,超出一般人想像」。

被中國盯上的穹頂:寧夏清真寺遭強拆

中國西部的寧夏回族自治區同心縣10日有數百名穆斯林與當地政府對峙,為了保護當地的清真寺不被拆除。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中國拆除寧夏清真寺的舉動表明,政府正在尋求擴大對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控制。

中國大約有2300萬穆斯林,幾個世紀以來,伊斯蘭教在寧夏一帶佔據主導地位。

同心縣為「國家級貧困縣」,當地貧窮的穆斯林2015年湊錢重建韋州鎮清真大寺,它原本是一座古老中式清真寺的複製品,擁有600年歷史的韋州老清真寺在中國文革中被損毀。一名當地居民表示,平日前往清真大寺禮拜的信徒約有3萬人。

當地政府與8月3日發通知指出,因為缺少必要的規劃和施工許可證,清真寺將被「強行拆除」,該通知在當地回族穆斯林的社交網絡上被廣泛分享和傳播。抗議於周四(9日)在清真寺外進行,並持續至周五。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傳播的照片顯示,龐大的人群聚集在巨大的白色清真寺周圍,「我們現在處於對峙狀態,」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居民告訴媒體, 「大家不會讓政府碰清真寺的,但政府也不會退縮。」

BBC駐北京記者麥笛文(Stephen McDonell)分析,數百年來中國的回族穆斯林清真寺建築風格都比較傾向中式建築。但這次發生對峙的韋州清真大寺以中東風格建造,擁有四個用於穆斯林禱告的宣禮塔和九座洋葱頭形狀的圓頂,還有伊斯蘭特有的星月標誌,似乎被當地政府視為中國穆斯林人群阿拉伯化的標誌。政府因此宣佈,建築許可中的條款沒有得到執行。

談判數天後,據說政府已答應不拆該寺,改只對九個圓頂的其中八個下手,理由為建築大於原先許可。但當地民眾表示,雙方其實仍在對峙。中國商務部研究員梅新育6日指堅決強拆,不僅是在國內重建黨和政府權威,更是警告某些國家某些勢力勿藉宗教染指中國。

中國回族詩人安然向指出,中國2015年起出現的「反回浪潮」非民間自發,而是上層授意,因此極力剷除清真寺建築的穹頂、塔樓等「阿拉伯化」特徵。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正是在2015年呼籲「宗教中國化」,聲稱防堵境外勢力藉由宗教滲透。

理論上講,中國《憲法》保障宗教自由,但實際上,宗教活動長期以來嚴格由政府控制。例如,中國政府曾宣稱建築上的十字架違反規劃,因此一些基督教堂曾被迫拆除屋頂的十字架。

今年早些時候,在鄰近的甘肅省,臨夏地區的16歲以下兒童被禁止參加宗教活動,這一舉動令回族領袖們感到震驚。「很明顯,中國政府對中國穆斯林的敵意不僅限於維吾爾族,」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Patrick Poon)說道。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01812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