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當代中國的市場經濟與公民權問題

分類: 社會

日期 2017 年 12 月 26日

媒體 微信公眾號《愛思想網》

導讀:

近年來北方麥區收割機異地作業的大規模發展,使「打工掙錢,雇機收麥」成為一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克服「超小農」局限性的內迴圈模式。 近年來農民收入的停滯、鄉鎮企業就業空間的局限、入關後農業形勢面臨的挑戰使它比工業更需要「減員增效」,以及原先被視為小城鎮道路樣板的蘇南、珠江三角地區城市化的超常發展,都顯示中國城市化只能走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之路。

摘要:

生活在改革開放帶來繁榮的城市中的人們,東部農村的人們,包括如今被視為改革代價承受者的下崗工人、被視為弱勢群體的農民工,恐怕都難以想像當今世界上還有如此「廉價」的勞動:許多麥客辛苦「轉場」一季下來, 扣除路上花費實際並無所得,甚至還「負虧」,他們圖的只是受雇期間「管飯」而已! 貧困的家鄉如今不能為歸來的前麥客提供替代的生路,放下「肘肘」進城打工的前麥客,處境比我們熟知的東部農民工更加艱難。 當前我國關於城市化道路的兩種意見,都是以承認城市化是現代化的重要特徵為前提的。 這個共性可以表述為:小城鎮也好,大中城市也好,都要姓「城」。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如今已沒有單純的「農民問題」,自由與公平、農民與城市的問題已經交織為一,這對於我們而言的確是新世紀最大的挑戰之一。(閱讀全文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