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画画的老武

画画的老武

首先说明一点,我并不认识这个人,都是通过微博了解的,完全出于个人的猜测,为什么写他,因为这个人蛮有趣的。老武的面相有点苦大仇深,对不起,请把后面三个字去掉。

一头中短披肩的头发,没有冷峻的艺术家气质,反而有种历尽沧桑后的平和,像是不修边幅的男人,又像不施粉黛的女人,腼腆内敛又有点桀骜不驯。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老武的样子,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雌雄同体的蒙娜丽莎。

 

 

一开始关注老武时,刚好是疫情期间,他被困在福鼎沙埕这个渔港写生,回不了北京。起初想在他的镜头下看看原生态小镇,没想到这个傻逼竟然做起饭来,天天在菜市场转悠,买各种各样的食物回宾馆捣腾。

他的厨艺很差,但作为美食博主老武是成功的,因为他真的有在好好地吃。慢慢地发展到看老武做饭,跟追电视肥皂剧似的,每天到饭点必刷。

看的人多了,老武也开始膨胀了,每次做饭有了口头禅:“像我这么有才的人,以后不知道便宜了哪家的姑娘”。

 

 

老武不做饭的时候就去画画,这个时间段作品大多数是乡村、田野、房子为主。我不懂艺术,也不懂绘画,只想说我看见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在我眼里老武的画,像是小孩子画画,看似是一坨一坨的颜料搓在画纸上,极度的随心所欲。

 

老武的部分作品

 

但很奇怪的是,粗砺奔放的线条,不拘于泥的笔触构建中,鲜亮明快的色彩冲击下,非常震撼人心,有种质朴醇厚的美跃然于纸上,充满了想象和生命力。

 

 老武的部分作品

 

这种画风有点像蒙克和摩西奶奶的结合体,又有岛子的影子。不同的是老武的画只能看出风景绘画的轮廓,呈现出来的画面不是对光影的描绘,也不是对幽静自然的再现,他的画面非常单纯和简洁。

 

老武的部分作品

 

而岛子的画多数以头颅,太阳,烛火,海,和各种各样扭曲的翅膀为意像,在构成形式上有高度的美学酷感,色彩的装饰高雅脱俗,不张扬,冲击力强。整体画面有一种八十年代的“放诞”气息。

 

岛子的作品

 

带着好奇我继续翻看老武以往的作品,那段时间他的作品多数很抽象,有种意象和抽象制造出来的分离感。狂放的色彩泼洒,像蕴含着某种力量直接扑杀出画布,把作者心中炽热的情感,淋漓尽致地倾泻于画里。

 

老武的部分作品

 

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他画的鱼,它们像是老武本人的化身,基本都是形影单只,有点神经质,要么勇猛,有攻击力,要么看起来恐慌,孤单又彷徨。

 

老武的部分作品

 

他的荷也很有意思,不是那种“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夏荷,老武的荷,以枯荷为主,像是遭受过毒打似的,凋敝,萎靡,孤独,又富有张力,还有点没死透的坚韧。

 

老武的部分作品

 

除了画画,老武好像很喜欢撕画,有网友打趣说,以后别撕了,把想撕的送给我。老武还是照撕不误。

正确的解读是:对艺术有高标准的人,撕画是一种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从而通往更高的艺术道路。又或者是:一个艺术家要超越自己,就要学会否定自己,在否定自己的同时,也要肯定自己,两者相辅相成,才能在艺术造诣有所突破。

在草民看来,老武是画太多了,卖不出去看着也心烦,还不能当饭吃,天天风吹日晒,画得老眼昏花,网上那帮孙子光看不买还想捡便宜,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撕了解气又解压。

 

老武撕掉的部分作品

 

但是老武也是个有风骨的人,还记得当时他画了李文亮医生的一幅自画像,有网友求收藏他也不卖,自己贴在小宾馆的墙上对着干饭,所以老武也不是为了卖钱而卖钱的,是个有情怀的画家。

 

老武的部分作品

 

老武微博里关注民生,对受苦受难的人声援和义愤,看得出是一个有良知的人,但一点也不妨碍他是个招人讨厌的画家。

作为川普的忠实拥护者,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他天天戴着老丈人的帽子,为其呐喊助威,引来了小粉红们的极度不满,就纷纷干起嘴炮来了。

微博像炮火连天、烟消弥漫的战场,但在枪林弹雨中总能看见很多女人,她们婀娜多姿,风情万种,有些许艳俗,但清一色的丰乳肥臀。

她们都有同一个名字叫“不赖”,这是老武的精神补给品。拥有这么巨大的粮仓,老武也慷慨仗义,乐施好善,每天定时开仓放粮。

 

 

别看这个人放浪形骸,玩世不恭,但当你看过他坐小三轮开心地笑得跟个二百五似的,就会发现老武骨子里是很爱玩的,像一个小孩子那样,恣意地撒欢儿,甚至有点肆意妄为?跟着感觉走,我又开始了刨根问底的深挖模式。说明一点,真烦我这种性格,自己累死自己。

果不其然,这种离奇古怪的行为是有迹可循的。老武是一个被他那个时代无情地碾压过,并经过接受思想改造的人。

 

 

他那篇《感谢命运》掺杂着幽默的文笔,让我看到了在高墙电网中,一群“拍蚂蚱”的人显得特别地,新鲜和有趣。

记忆最深刻的一段是,提审员问他,你爸怎么会有河北口音时,老武一边痛哭流涕一边偷烟头,那段畅快淋漓的描写中,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精神上的巨大分裂,真让人深深地着迷。

如此一来老武对丰乳肥臀女人的偏爱,和一些迷之行为艺术都可以理解为,他内心深处对某种向往和狂热的需求、以及对原始野性回归的极端渴望。

但他拍了个视频为川普祈祷,泣不成声,还给是基督教徒的川普上了几炷香太荒谬了,已经超出我的理解范畴。

 

 

我们总是简单地定义,这个是一个好人,这是一个坏人,在我看来人性因复杂性而美丽。记忆中小时候吃的瓜果蔬菜,大小参差不齐,除了有长势喜人的,也有歪瓜裂枣的,都是自然生长的的结果,并不需要每个都那么光鲜亮丽。

单单说老武,让我感动的是,荒谬的时代在他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青春在黑暗漫长的时光中消弥殆尽,他依然没有被改造成“良民”。

老武还是那个老武,像他说的活出平淡与坦然,才是健康,在我看来还得加个,真实。

 

 

 

文章转自微信

文章链接: mp.weixin.qq.com/s/ER_yQoFnYLbMOrtZozzsxw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