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海外新聞節目告別中國? “從未進來過!”

近日,中国广电部门公布了《境外视听节目引进、传播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欲对传播境外节目进行更为严格的限制,并明文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引进境外时事性新闻节目”。对此,德国之声采访了著名传媒学者展江。

近日,中国广电部门公布了《境外视听节目引进、传播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欲对传播境外节目进行更为严格的限制,并明文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引进境外时事性新闻节目”。对此,德国之声采访了著名传媒学者展江。

德国之声:您怎么看待”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引进境外时事性新闻节目”这条,这是否意味着海外新闻节目从此告别中国

展江:现在进入中国了吗?这个是广电部门发布的,管理的应该还是传统的广播电视媒体,不包括微信、微博上那些来自海外的内容。我的看法是这个并不令人惊讶,因为这方面从来就没有放开过。这个限定的对象是传统媒体:报纸、杂志、广播、电视。关于国外的新闻,必须是自己记者采访的,或者是经允许翻译的。一直是这样。

德国之声:规定中也提到了”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单位”的内容,是不是同时把网络包含进来了呢?

展江:网络上的内容其实不应该由这个(广电)部门管理的,而应该由网信办。中国在媒体管理上经常有矛盾,以前管理报纸的和管理广播电视的有矛盾,后来合并了。现在,管理传统媒体的和管理新媒体的本来应该是分开的,但广电部门总是想扩大自己的权力,想以视频的名义延伸到新媒体里面去。

德国之声:您怎么看待当局在这个时间点推出这样一个规定呢?

展江:即使是在20年前的江泽民时代,也没能做到(开放)。当时有一个澳大利亚/英国的、现在仍然活跃的(媒体大亨)默多克,他想通过软的方法–也就是跟中国领导人发展出非常友好的个人关系–进入中国。他在香港买了凤凰卫视,想以这种微笑的方式进入中国。在那个时代–(现在)人们可能认为那个时代的中国比较开放,也没做成,现在就更做不成了。

现在的情况是:那个时代,互联网不发达,新媒体、自媒体不发达,比较容易控制;如今,新媒体、自媒体上面的内容如何控制?比如有人发了一个特朗普发飙的视频,这个算时事新闻吧?这个违法吗,这就成了一个新的问题吧。

我的看法简单说就是:这并不出人意料。但具体怎么执行,还要观察。因为现在微信朋友圈、微博上这类视频是很多的,我认为他们应该还是会选择性的执法。也就是说,一般的对中国没有什么冒犯性的,可能也就无所谓了。但如果觉得敏感、对中国形象不利的,可能就会干预一下。

另外,最近肯定是在加强管制。你看,现在连小学的教材、幼儿园的教材都不能用外国的了,这是教育部的新规定,让思想上和国外分开,不要受资本主义的污染。

还有一个背景:现在官方的说法是”共克时艰”,也就是说,现在面临着艰难的局面,好消息不多。这时就更不会允许外媒进来了。因为西方媒体肯定是喜欢报道问题,不管是哪个国家的问题。你看,这两天中国大使在和瑞典官方发生矛盾,也谈到了类似的内容,说西方媒体负面报道中国、抹黑中国,但问题是,西方媒体什么时候正面报道过德国啊。这其实是一个老问题了。也就是说,在目前这种环境下,(当局)这样做我是可以想象到的。

(以上采访内容有删节)

展江是中国著名传媒学者,退休前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担任教授。

 

https://www.dw.com/zh/专访-海外新闻节目告别中国-从来没进来过/a-45599180?&zhongwen=simp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