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強制採集維族DNA 新疆恐淪中國活體器官供應庫

美國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13日表示,北京當局近年來在新疆地區以執行中央工作和免費全民體檢的名義,強行採集維吾爾族生物特徵訊息之實,並懷疑當局此種作法隱含了不可告人的動機。

https://youtu.be/5CkHblQc7RE

根據美國《新唐人電視台》報導,「人權觀察」在13日所發布的新聞稿中指出,北京當局7月便向新疆地方政府下達《全區人口精準登記何時工作指南》(此後簡稱《工作指南》),要求各地方機關對新疆地區居民進行不同生物特徵的採集。

 

https://obs.line-scdn.net/r/gln/media/TW_15a3de8c197e9f6a19cc1055t077a0fb1
新疆喀什市街頭嬉戲的孩童。(AP)

 

提供免費體檢採集DNA

 

針對容易採集的DNA、血型等生物特徵,地方衛生部門主要透過「全民健康體檢工程」(此後簡稱「全民體檢」)來取得,據中國國家通訊社《新華社》11月初的報導,光是在2017年當地已有1900萬人參與「全民體檢」。

 

然而「人權觀察」卻指出,在體檢工程相關的官方文件和官媒報導中,並沒有明確告知受檢人DNA被列為受檢項目之一,明顯是非法採集個人生物特徵的行為。

 

 

 

全面採集維族生物特徵

 

除此之外,各地方機關也依據《工作指南》的要求組成聯合工作隊,透過直入家門或設固定集中採集點的方式,對新疆地區12歲到65歲之間的居民,進行3D影像、指紋、聲紋和虹膜等生物特徵的採集。

 

《工作指南》中甚至特別明示,地方官員應對「重點人員和需要關注人員及其近親屬」進行不分年齡的「全員採集」。而對於已移居中國其他地方的新疆籍人士,當局也下令各地方政府應採集其全套的生物特徵樣本。

 

隱藏不可告人的動機

 

對此,「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達嚴厲譴責,認為北京當局這種違背個人意願、強行蒐集生物特徵的作法,是對國際人權準則的粗暴侵犯,「尤其這種做法是以免費健檢名義來秘密推行的,這使人更加不安」。

 

 

 

曾經擔任中共衛生部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的陳秉中也對當局的動機有所懷疑,表示此次大規模的採集生物特徵不僅前所未見,同時也將增加中央和地方大筆衛生開支,懷疑北京當局此舉背後其實有不可告人的動機。

 

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則表示,北京當局並未公開採集生物特徵的消息,便表示當局有想要掩蓋的邪惡目的,「這就不僅僅是人權的問題了,這是一個民族的生存問題了」。

 

三大目的:維穩、器官供應、生化武器

 

針對當局蒐集新疆居民生物特徵的目的,伊利夏提認為有3點,分別是以「防恐」為名的「維穩」行動、將新疆維吾爾族作為中共器官移植供應庫」、發展針對維吾爾人的生化武器。

 

 

 

以「防恐」為名的「維穩」行動

 

「人權觀察」指出,中共公安機關早已建成全國性DNA資料庫,根據今年5月份的紀錄,當時已有約4千萬人的DNA資料,其中大多為流動和異議人士,中央不僅能透過DNA資料庫搜尋特定人士,甚至可搜尋到其親屬,對異議人士進行全面監控。

 

而在新疆的部分,「人權觀察」的紀錄則顯示,新疆公安廳早在2016年9月就已公開標購DNA定序儀等管理DNA樣本的基礎設備,為接下來的DNA採集做準備。

 

 

 

伊利夏提表示,中共採集新疆居民DNA最主要的目的便是對維吾爾族人進行全面的控制,「一旦有了他們的生理數據,那麼找到一個人,不管他在什麼地方進入邊界,或走出邊界,那對中共來說就易如反掌。」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也表示,以前採集DNA是中共對犯罪嫌疑人的措施,而現在卻被無限擴大到整個維吾爾民族身上,未來恐怕不僅將延伸到藏族、甚至是漢族人身上。

 

胡佳也表示,中共以「防恐」為名的行動,其實就是實行「維穩」的前沿,要針對可能動亂的地區進行萬全的控制與預防。

 

https://obs.line-scdn.net/r/gln/media/TW_15a3de8c497de2d419cc1083t077a0fb4
喀什市清真寺前巡邏的中國武警。(AP)

新疆機場驚見「人體器官運輸通道」

 

根據目前流亡英國的錢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生安華托帝表示,近年在新疆維族人遭到強摘器官的案例多不勝數,根據一張從新疆流出的照片顯示,新疆某機場甚至為了加速器官運送而特別開設了「人體器官運輸通道」。

 

 

 

「我覺得毛骨悚然!但如果這是真的,你這個交通量要有多大,才能讓一個機場建立這麼一個專用通道?」安華托帝說道。

 

此外,安華托帝也質疑中共當局所謂的「全民體檢」為何僅針對維族人進行抽血,懷疑中共此舉事實上是為了建立移植器官所需的血型配對庫。

 

中央主導的活體器官供應鏈

 

安華托帝提到,在1990年代烏魯木齊便盛傳有人偷器官,當時他曾經檢查了100多位4農家小孩,其中便有3人的腎臟證實被人偷走。

 

1995年安華托帝甚至曾經被醫院上級帶到刑場,要求他活摘一名死囚的肝臟和腎臟,至此之後他便開始暗中調查活摘器官的黑幕。

 

 

 

在調查過程中,安華托帝發現在其他國家器官移植往往需要等待2到3年才可能有適合的器官,但中國卻僅需要2星期時間,緊急情況時甚至只要4小時就能獲得移植,這便需要有一個很大的活體器官庫來支撐。

 

《新唐人電視台》指出,早在法輪功學員傳出遭到中共活摘器官前,新疆和藏族人早已成為中共秘密活摘器官的主要供應來源,甚至在文革期間便已形成黨內的秘密產業,規模十分驚人。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31541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