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川金會傳達出的「負面訊號」

王丹/
6月12日,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新加坡會面,雙方互動良好,會後發表聯合聲明,北韓「承諾」要分階段棄核。不僅川普本人視之為自己外交上的重大勝利,輿論也一致認為這次歷史性的會面有利於產險報導的和平,值得歡迎。在一片叫好聲中,我認為這次會面傳達出的某些訊號其實是負面的,就長遠來講,對國際關係的健康發展可能造成不良印象。
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知道,在國際關係的處理上,和平固然是重要的國家安全和利益保障,但是道德和正義也始終是一個重要的基石。否則,歐洲距離美國遙遠,再怎麼動盪也不一定會牽涉到美國領土的安全,但是美國還是毅然決定介入兩次世界大戰。這樣的重大決定,依據的就是道德和正義的原則。聯合國的成立宗旨,不管是否順利落實,也是以維護人類社會的集體安全為核心,這個安全,也包括人權保障等因素在內。
川金會上,川普與金正恩第一次握手見面。
北韓是一個獨裁專制國家,其三代領導人在國內統治的方式,毫無例外都是極端的暴政,北韓的人權紀錄惡行昭彰,同時還不斷用飛彈試射的方式威脅東亞的穩定與和平。對於這樣一個曾經被美國認定為「邪惡政權」的國家,美國站在什麼樣的立場上跟它打交道,呈現出的,是美國當今外交政策的基調。
不幸的是,這個基調的基本特點,就是放棄美國外交政策中長久堅持的道德和正義基礎,一切從現實利益出發。在川金會上,川普對於北韓的人權問題隻字不提,引起輿論譁然,事後在面對媒體的質問的事後,川普解釋說這是為了不要激怒北韓,以免戰爭的爆發。在美國一百多年來的外交歷時上,從來沒有表現過對於極權國家的姑息和退讓,這是令人非常擔憂的。
放棄道德原則,向極權國家示好,本身對美國的利益真的會有促進嗎?從歷史經驗上看,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大家都知道,川金會聲明的大部分內容,北韓1992年、2005年都簽署過,但是從來沒有認真履行過,而且說翻臉就翻臉,這樣的承諾有什麼意義嗎?而這樣的表現,並非出於美韓兩國領導人之間是否會面,或是是否溝通良好,而是由北韓體制本身的特點決定的。
此外,根據路透社的最新民調,雖然半數以上的美國人認同川普處理北韓問題的方式,但是只有26%的人認為雙方都會說到做到。雖然有39%的受訪者認為,川金會降低了美國與北韓之間的核武衝突威脅;但也有37%的民眾認為,現狀沒有什麼改變,更不要提什麼「歷史已經被改變」了。
更重要的,還是美國要用什麼樣的立場和原則,來和北韓這樣的流氓政權打交道?1904年12月6日,老羅斯福總統宣示了美國的「文明干預權」,他說:「美國不得不對惡名昭彰的惡行行使其國際警察權。」在1902年某次對國會發言的時候他在此重申:「國際政治與經濟關係日益複雜且相互依賴,使所有在文明上軌道的強國越來越有義務堅持對世界做適當的警察行為。」正是基於這樣以道德和正義為基礎的認知,美國才有今天這樣的國際領袖的地位。
我們當然不希望這個世界發生戰爭,東亞的和平與穩定也確實非常重要,但是如果北韓這樣的極權政權用武力恐嚇的方式就可以得到美國這樣的承認與善意,無異於養虎遺患。這是這次川金會的一片歡呼聲中,我們應當保持的一點冷靜。
原文轉載自:SOS
https://sosreader.com/n/user/@wangdan/article/5b28b397fd89780001e32b1e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