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又見中國投資人血淚告白

1輛大型巴士長度約有12公尺,若是120輛車首尾相連,總長度接近2公里。

8月6日,北京市中心的示威群眾,一眼望不到盡頭,似乎比2公里還長。

P2P又掀地雷潮  受害民眾多達54萬

當天清晨,微信多個群組不約而同流傳一則截圖,訊息提醒當日上午,北京市西城區金融大街的銀監會、北京銀行大廈一帶,將有大批「上訪」(中國大陸稱恢復正當權益的請願為上訪,上訪者稱為訪民)人士,要求相關部會人員不得外出圍觀,周邊各大樓也將加強安全檢查。這綿延幾公里長的巴士,就是中國政府用來「接待」示威群眾的陣仗。

原來,當日有來自全大陸的P2P(Peer to Peer,大陸稱為互聯網信貸平台)投資人集結北京,要求中央政府出面解決眾多網貸公司倒閉的亂象;由於參加請願者人數十分可觀,北京市中心罕見出現上百輛大巴士,大批早就嚴陣以待的公安,將參與遊行的投資人一個個推上巴士載走。正是因為這起遊行,大陸再次出現P2P詐騙潮的消息,才真正被公諸於世。

事發後,關於探討事件來龍去脈的文章,照例在微信上被大量刪除,但仍有部分相片、短片流傳開來,有得知消息的大陸民眾謔稱:『長知識了,原來P2P是「Police to People」!』,還有人說,P2P從一開始就設計成讓人極易上當受騙的機制、根本是「Property to Poor」。

8月6日,微信上廣為流傳一則「溫馨提示」,提醒當日北京金融街將有大批警力取締P2P受害者示威,讓P2P災情終於曝光(圖片來源:截自微信)

8月6日,微信上廣為流傳一則「溫馨提示」,提醒當日北京金融街將有大批警力取締P2P受害者示威,讓災情終於曝光(圖片來源:截自微信)

今年前7月 受害人數追上竹縣人口

P2P,到底是什麼?這根本不是什麼金融創新,是最近10年從歐美興起,在中國大陸廣為流行的互聯網借貸機制,國際上已經有Lending Club等多家企業,靠著經營P2P業務成功掛牌;但自今年端午節前後,大陸各地密集出現P2P公司倒閉、或是老闆捲款潛逃的事件,而且規模如雪球般越滾越大。

最先轟然倒地的,是名為「唐小僧」的平台。2015年成立的唐小僧,號稱註冊用戶1千萬,被稱為中國四大P2P平台裡最知名、最敢鋪天蓋地花錢打廣告的企業;離奇的是,唐小僧號稱完成5萬多筆借貸,違約率竟然是零!不僅如此,唐小僧沒有投入金額上限,新用戶只要註冊後將資金轉入,不論多少、公司立刻發放投資金額的30%作為「返利」,「報酬率」高得驚人,卻沒有人懷疑,這些如打開水龍頭般可輕易到手的報酬,以及比國有銀行還低的違約率,究竟從何而來、又是如何達成?我們只知道,唐小僧送給投資人的見面禮極為見效,截至倒閉前,實際出借資金給唐小僧者已達10萬人上下,尚未結清的交易餘額,至少10億人民幣。

依據研究機構最新統計,今年前7個月踩到P2P地雷、痛失本金的大陸民眾,人數竟已達54.6萬,幾乎跟台灣的新竹縣人口一樣多,創近6年來最大成長,預料全年人數勢必再創新高;不僅如此,今年來P2P事件牽連金額達444.7億人民幣,比2017年的332.9億暴增逾1倍之多,也是繼2015年後,再次極不光彩的「大躍進」。

今年前7個月,全大陸各地新增的P2P倒帳受害人已達44萬,影響程度直線上升(資料來源:網貸之家研究中心)

今年前7個月,全大陸各地新增的P2P倒帳受害人已達54萬,影響程度直線上升(資料來源:網貸之家研究中心)

老把戲重演  照樣騙倒大批民眾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名為網貸、實為詐欺的所謂「平台」,當然亦時有所聞。其實,從集資規模達500億人民幣的「e租寶」,400多億的「泛亞交易所」到近200億的「快鹿集團」,大陸早在2015年股災前後,就經歷過一波被P2P平台詐騙的劇痛,當時從上海、杭州到昆明,各地也曾見到數萬人請願的大陣仗;再者,各方研究都指出,浙江、上海、廣東和北京四大省市,是今年P2P被騙最密集的重災區,在「爆雷」處處的杭州市,當地政府乾脆清出兩間大型體育館,專門用來「收容」自各地前來上訪、維權的投資人,以免這些「金融難民」四出請願,影響當地的門面與形象。這些經濟先進、居民小康比例更高的地區,為何總是學不乖?

監管互踢皮球、法令鞭長莫及,是坐視金融詐欺橫行的一大原因。署名宋二的作者,就在他發表的微信長文裡,自述家鄉過往發生P2P倒帳事件時,官員們如何推諉塞責的生動場景:市府領導人穿過塞滿呼天搶地民眾的P2P平台總部後,走進公司大會議室,市內所有相關機構早已派員與會,但是當領導人開口問,那一個機關要來主辦善後工作?工商局立刻表示,該局只審核營業項目,文件齊備就發給營業執照,「其餘不問」;銀監局推稱只管正規銀行,「那些不正規的,實在力不從心」,輪到金融辦公室時它們表示,只服務企業與實體金融業溝通事宜,工信局則指出,自己管「經營有規範的」擔保及租賃公司,你來我往,偌大市政府沒有一個局處願扛起這個責任。

貪利心態不改  總把責任推給政府

不可諱言,P2P平台慣於遊走法律邊緣的宣傳手法,造成大陸民眾鉅額財產憑空蒸發,政府監管失靈的確難辭其咎。但長久以來,從不相信高報酬必然伴隨高風險的當地民眾,總把投資、儲蓄混為一談,忘記「你要他的利,他要你的本」這個最基本的基礎思維,一旦遭到損失便砲轟政府無能,甚至是要求相關部門「剛性兌付」,等於要政府出面承擔所有P2P平台的倒閉風險,恐怕也有理虧之處。這種只願享受,不願承擔的盲點,便是P2P平台一再橫掃社會、迄今仍有3百多萬大陸投資人願意掏錢支持的深層原因!

即使P2P頻頻爆出倒閉,仍有公司以參考報酬率30%為號召、大打廣告,可見當地投資風氣之盛行。

即使P2P頻頻倒閉,仍有公司以參考報酬率30%為號召、大打廣告,可見投資風氣之盛行。

例如,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早已多次公開呼籲:「報酬率6%(的商品)你就要打問號,超過8%的就很危險,10%的你就要做好準備,可能喪失全部本金」,但在截稿時,記者在P2P主要訊息中介網站-網貸之家上,依然可見有P2P公司以參考報酬率30%為號召、大打廣告吸引用戶上門;當民眾前往各大國有銀行在上海的分行,存入五年期定存才有3.8%利率可領,超過此數的報酬,顯然就存在可觀的風險。

「真的就是投資人貪念使然,缺乏基本的理財常識,讓他們上當!」一位長居上海的台灣金融業者觀察:「市場利率才多少?憑什麼他們可以坐享高利,出了事還讓政府跟全民埋單?」他認為,大陸政府「一刀切」,將受官方監理的金融機構與明顯違法的P2P平台區分開來,徹底斷絕以往避免社會動盪勉強為之的「剛性兌付」,長遠而言,將讓投資人感受到「震撼教育」,有助於正確認識風險,是大陸金融改革極為痛苦、但非走不可的一條路。

秋天正要來,但對於大陸P2P行業,以及資金深陷其中的投資人而言,此時已是大雪紛飛的嚴冬了,而且這個冬天,不知道還有多長。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