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北大教授再度發聲: 財産公示 請自常委始

曾籲中共體面淡出 北大教授再度發聲

繼去年底發文呼籲中共體面淡出曆史舞台引起轟動後,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榮休教授鄭也夫近日再度發文,直指財産公示,應自常委開始。但此次引發廣泛關注的似乎不止是其文章內容。

(德國之聲中文網)去年年底,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榮休教授鄭也夫發表文章”政改難産之因”,呼籲”今後中國共産黨的領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載入史冊的大事情,就是引領這個黨體面地淡出曆史舞台。”在中國輿論收緊的大背景下,一名體制內學者如此直言不諱,引發強烈反響。

時隔一年,鄭也夫再度公開發聲。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創辦的網刊《縱覽中國》周日(12月22日)發表其署名文章”財産公示 請自常委始”。文章指出,世界上大多數政府都爲腐敗大傷腦筋。篩選的結果是,誕生于歐洲的公務員”財産申報-公示”制度廣被四方。這制度公正、平和、低耗、無涉意識形態,非西方傳統的國家也紛紛采納,遂傳遍世界。鄭也夫繼續遺憾地寫道:”與世界大多數國家不同,中國選擇了一條特異的反腐路徑:執政黨自清門戶”。

鄭也夫總結認爲,目前的反腐方式根本完不成反腐,還將敗壞中國的司法系統。他向全國人大提出一項社會與官僚系統的妥協方案:科級以上官員在規定日期申報財産及受賄情況;並建議”請七常委帶頭公示財産”。他補充強調:”筆者已聆聽多次:打鐵先要自身硬。帶頭公示財産是自證清白和垂範官場的好方式。如是,則不怕申報公示推行不下去。中國財産申報的立法動議提出30余年了。是社會與正直的官員倒逼高層的時候了。”

並非先例

敦促中國官員自上而下公開財産,鄭也夫並非第一人。早在2012年就有消息指出,迫于外界強烈要求中共官員公開個人財産的壓力,中共中央已獲得七常委財産的第一手資料,正在考慮何時公布。該消息在最近幾年內反複傳出。

鄭也夫的最新文章發表後,被關注的一大重點是:文章作者曾經呼籲中共體面淡出曆史舞台。在谷歌輸入”鄭也夫”,自動補充功能中有一條建議是”現狀”。不難看出,好奇鄭也夫近況的網民大有人在。

何許人也?

在北京大學社會學系社會學人類研究所網站上,鄭也夫的名字出現在榮休教授的頁面上。在獎勵與榮譽一欄,對鄭也夫明的介紹顯與衆不同,只有區區一行字:不申請並拒絕任何官方獎項。

這位特立獨行、敢言直谏的學者也曾多次被中國官方媒體報道。中國教育新聞網2006年刊登了一篇來源于新華網的文章”北大鄭也夫的聲音爲什麽那麽孤獨?”2014年《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人物》以”樂于做個邊緣人”爲題介紹了這名”學術圈的刺頭”、”超齡憤青”。《中國青年報》也于同一年發表長文”北大教授鄭也夫退休前領著學生’批判’中國教育”。

鄭也夫去年發表驚人言論之後,大量相關的網民評論也遭到刪除。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稱鄭也夫文章驚駭,”最大膽最透徹反響最大”。曆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當時在《時事大家談》欄目中也坦言:”今天的話題(鄭也夫的呼籲)是我在貴台參加節目以來,迄今爲止感覺最難談的,因爲它高度敏感。很可能我從此以後不能再說話了。”他同時指出,鄭也夫先生的言論”說出大家想說但是不敢說的,就是誰幹得好就幹下去,幹不好就淡出。鄭先生比較客氣,用了’體面淡出’而不是退出”,章立凡評論認爲:”中共執政70年現在實現了利益最大化,如果要求它在和平方式中讓權,恐怕會被認爲在與虎謀皮。鄭也夫的言論在自由派中也會被認爲是對牛彈琴。”

對于自己的批判作風,鄭也夫在《南都周刊》2014年題爲”一直憤怒”的專訪中這樣解釋道:”我對中國社會問題做過種種批評,如果希望能直接推動政府改革的話,早不寫了,因爲沒有效果。爲什麽還在寫,因爲有間接的期待,它至少能影響到一些公民、學生、學者,産生一些作用,從而在未來可能對社會乃至政府有影響。”

 

來源:https://www.dw.com/zh/曾吁中共体面淡出-北大教授再度发声/a-51781610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