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劉霞 — 嫁給「國家敵人」的攝影家

流亡美國的內地作家兼劉霞好友余杰向傳媒透露,劉霞或有機會在明年前赴台辦攝影展。除了為人熟悉的詩外,她的攝影作品也一直深受矚目。自2011年起,在法國知名學者索爾孟(Guy Sorman)的幫助下,劉霞的「醜娃娃系列」作品就曾在法國、台灣、美國、波蘭等地展出。索爾孟還說:「如果我再見到劉霞,我不會和她談過去,我要談她的未來,她的未來是成為一個偉大的當代藝術家。」

「我就是要嫁給那個國家的敵人!」 這從劉霞那羸弱的身體中發出的吶喊,隱藏著一個能過穿越高牆鐵窗的倔強靈魂。作為中國政治犯的妻子,每天在最接近極權的地方活著,終日被軟禁監視,不斷經歷別離,直到今年遠赴德國就醫,才重獲自由。每次看到她入境時被拍下的燦爛笑容,我不禁感嘆,一個如此渴望自由的人,究竟是如何撐過那段凝結的時間? 但讀著她的文字、她的藝術作品又會發現,其實她從未與自由分開,她一直都在用創作抓緊它,感受它,讓心靈不至於在極權的牢籠中潰爛。

現距離親眼欣賞劉霞的攝影展還有一段時間,就讓我們先看看她兩個著名的系列作品——「醜娃娃 Ugly Doll」與「孤獨星球」。

醜娃娃

「醜娃娃」的拍攝對象大都是殘缺、醜陋的洋娃娃,它們或神情猙獰、或痛苦吶喊,這些黑白照片給人猶如恐怖電影毛骨悚然的感覺。

看著並不好受,我們卻還要看。要說這些是幼兒,臉上卻已經打下印子,銘記著令人不忍卒睹的未來;要算是大人,又不知什麼原因未曾發育。洋娃娃也沒有性別,它們就是我們大家。——美國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醜娃娃」系列。

孤獨星球

「孤獨星球」的攝影對象是寫被捏成不同形狀的錫紙,在光影的折射下呈現不同皺紋與型態;光線照在錫紙表面時,在黑暗的環境中閃閃發亮。

那些鋁箔紙做的物件堅忍不拔:鋁箔紙捏一把就會變皺,但不會就此裂開或破碎;它閃閃地反射着光亮,但經得起火燒。——美國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

「孤獨星球」系列。

「孤獨星球」系列。

「孤獨星球」系列。

「孤獨星球」系列。

「孤獨星球」系列。

「孤獨星球」系列。

「孤獨星球」系列。

「孤獨星球」系列。

「孤獨星球」系列。

「孤獨星球」系列。

「孤獨星球」系列。

「孤獨星球」系列。

 

https://thestandnews.com/art/劉霞-嫁給-國家敵人-的攝影家/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