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國被改名!紐約時報專欄直指這是個「殘酷人民共和國」

輕信的西方觀察家總在奉承中國的高鐵網路,或盤算中國的經濟到底何時將成為世界第一;然而時不時有些新聞報導突然提醒我們,人民共和國仍然是老樣子:一個充滿恐懼、殘忍(a place of fear and cruelty )所在。《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布萊特.史第芬斯(BRET STEPHENS)9月17日專文,乾脆直率稱呼中國為「殘酷人民共和國」(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ruelty)。

紐時駐北京記者儲百亮(Chris Buckley)9月8日關於新疆維吾人遭遇的報導,特別發人深省。儲百亮的報導描述,中國西部新疆和田市,如今成了監禁營、洗腦計畫,以及大規模監視系統,綿密構築的體系,所有這些措施,都是針對該地區人口居於多數的穆斯林,主要是維吾爾族。新疆當地的嚴酷統治,包括舉行群眾集會,要求公開認罪,還出動任務工作組,隨時搜查異議人士。

和中國很多東西一樣,新疆控制體系統規模龐大。數10萬中國穆斯林通常被不分青紅皂白地送入再教育營地,一次往往持續數周或數月,不清楚自己何時能離開,能否活著脫身也是個問號。新疆和田這座城市,「像是被看不見的敵人包圍住」,監控攝影機、金屬探測器、檢查站、員警崗哨,以及生物識別資料搜集等措施無處不在;連當地居民也被委任來監視自己的鄰居。

和中國境內其他許多情事一般,政府常常說謊。中共完全否認任意監禁政策,針對少數民族存在有再教育營。新疆自治區當局,稱之為「就業培訓中心」。這些否認與政府自己公開發佈的檔案資料自相矛盾,(編註:究竟發佈過哪些資料竟然迷糊無知)。專文作者史第芬斯手指出,由此可證專制政權同時也往往是個無能政權

如果試著幫北京強力控制行為,提供更準確(或自圓其說)解釋,我們可以說中共擔心分裂主義,以及伊斯蘭激進主義。但中國的政策並不能真正達成「所謂的」遏制伊斯蘭激進主義或種族分裂主義目標。正如儲百亮在文章中指出的,中國粗暴鎮壓手段與其說取得緩解果效,不如說增強維吾爾人心懷怨恨。中國的穆斯林可能因為祈禱、禁食,在日出前吃早餐,前往去清真寺,不吸煙、舉行傳統葬禮、或告訴別人不要罵人或犯罪,就因而遭到當局莫名其妙監禁。

上述維吾爾人行為皆非極端主義證據;而只是普通禮儀,適度宗教信仰例證。然而,北京數10年來持續迫害其他宗教信仰者的精神實踐活動,而且其宗教或精神實踐,通常跟現代恐怖主義或分裂主義全然無關,比如基督新教和法輪功。天主教會情況亦然。

換言之,無論是在和田市街頭,或是各地出現的家庭教會,引起北京恐懼並採取憤怒擊打手段;究其根源,並非普通意義上的政治抵抗使然,而是信仰者的良心意識,讓中共政權很不安。人們認為,好與壞、善與惡,超乎政權合法權威的管轄範圍。凱撒的歸凱撒,並不意味著一切都要歸於凱撒。有些是非、良心是不會乖乖交出去的,尤其像是屬於自己的靈魂,無論政權力量,如何大力鎮壓或施加阻遏:持守深底層深處的那份力量斷難拋棄。

中共透過最殘酷手段,意圖實現政權穩定的心安目標。此舉,卻同時意味這個政權將以「失敗告終」。目前中國出現的問題清單起碼包括有,成長放緩、官場腐敗、出生率下降、與美國的貿易戰、習近平的個人崇拜、壓抑的政治環境,欠缺創新精神,以及中共針對信仰者發動靈魂戰爭。以上種種,意味著這個政權已經樹立、製造出一群無法被殺死、捕獲、根除或治癒的對敵。到了關鍵時刻,中共要麼必須放棄鬥爭,要麼必定會在反撲崛起的浪潮中遭到毀滅,就像前蘇聯那樣

 

http://www.peoplenews.tw/news/00387b7a-bb57-4463-a0d2-0717824b85b1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