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國紀念改革四十周年大會 習態度強硬

中國紀念改革四十周年大會,各方都很期待,習近平演講了一個半小時,演講完了,一些觀察人士覺得“沒有透露出具體的重要改革舉措”,“沒有新意”。沒有新意,但有“怒火”。習氏發言中一句“能改就改不能改就堅決不改”,登時家喻戶曉。這句話倒底指的什麼呢,有幾種不同的解讀。

 

當天稍晚些時候,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回答美國希望中國在九十天之限期內按照承諾進行結構性改革的問題時,發言人回答得很乾脆,直接套用習近平上午的話說,“改什麼,怎麼改,必須以是否符合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目標為根本尺度。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套用中國文革時期一句熟語,華春瑩真正是“活學活用”。

華春瑩還引用了習近平上午的另外一句話,“在中國這樣一個有着5000多年文明史、13億多人口的大國推進改革發展,沒有可以奉為金科玉律的教科書,也沒有可以對中國人民頤指氣使的教師爺”。學者胡平點評:“但必須要有‘領導一切’,必須要有‘定於一尊’”。華春瑩重複習近平的說法其實也算是一種解讀。

華春瑩這麼一說,有分析指中國外交部上述回答等於把習近平的話心領神會了,讓人真正感覺到習近平做這番表態時有一股怒火,怒火從何而來,從以上話語字面理解,顯然是從有人要讓中國改革而來,是誰?只有兩種可能,一個就是擺在眼前的九十天中美貿易談判大限,美國要中國進行結構性改革;另外一個就是中國人期待已久的政治改革。

學者鄧聿文有另外一種解讀:“看了習改革開放40年的重要講話,比胡30年講話更後退更自信。我用16字總結,沒有新意,絕對領導,政經分離,跛足改革,有意思的是,講話似乎在跟彭斯鬥氣,可以看作是對彭斯九月演講的回應。

美國副總統彭斯那次在哈德遜研究所的對華演說很嚴厲,其中有一段話,“美國希望中國的自由將蔓延到各個領域  不僅僅是經濟,更是政治上,希望中國尊重傳統的自由主義原則、尊重私人財產、個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權。但是這個希望落空了。”彭斯的話傳出來後,中方許多人明白,現在已經不是僅僅多購買美國商品的問題,美國需要的是中方沿着鄧小平當年的改革路線繼續往前走,進行結構性改革。而且,美中爭議已經不僅僅是貿易戰的問題,已經嚴重地涉及價值領域了。

美國財經電視網CNBC的說法比較接近:認為“習近平此次講話的語氣比較有抗拒性”。或許他需要對中國國民展示他對美國貿易施壓的不懼和強硬的態度。

到底什麼該改,什麼不該改,什麼還堅決不該?學者榮劍說,“我看全篇講話就是這句話是重點中的重點: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據說已經進行了一千多項改革了,剩下的大概都是不該改或不能改的”。那意味着,習近平認為現在沒有什麼可改的了?

不該改,要走自己的路。習近平演講中引用魯迅一段話來支持自己的觀點,他說“魯迅先生說過,‘什麼是路?就是從沒路的地方踐踏出來的,從只有荊棘的地方開闢出來的’”,他繼而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當代中國大踏步趕上時代、引領時代發展的康庄大道,必須毫不動搖走下去”。習近平在這裡似繼續表達了誰也別想指導我們,中國有中國自己的路的閉關鎖國的思路。學者吳祚來評論:“社會主義道路是踐踏出來的,習近平最能說真話”。

說起來很遺憾,40年的改革,習近平長長一個半小時的演說,人們記牢的只有那句話,“能改就改,不能夠改就堅決不改”,而且給人的感覺是落腳在該改的都改了,現在是“堅決不改”四字上。從習近平通篇發言強調共產黨的絕對領導,更加重了政治體制改革絕無可能的暗示。

還有分析人士指出,習近平那句話,概括起來就是政治上絕不讓步。習近平通篇講話,反應了自其掌權以來一貫強調的黨的絕對領導地位。在習近平治下不要指望政治體制改革。不僅沒有政治體制改革,而且還在向40年前倒退,40年前,鄧小平廢除黨和國家領導人終身制,40年後,習近平廢除了國家主席任期制,四十年前的中共三中全會,把改革叫做“改革開放”,注重務實,“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提倡“思想解放”。四十年後習近平要“定於一尊”,並且不得“妄議中央”。

習近平在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對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推動者的鄧小平雖然稱讚其“成功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但匆匆帶過,事實上習近平與鄧小平的重要政治遺產愈行愈遠,鄧小平留下的幾個重要政治遺產,公認的一是全面否定文革;二是改變領導人終身制;三是防“左”“中國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這些已被習近平擱置或者拋棄。但是,對於鄧的歷史罪錯,尤其在六四大屠殺不可饒恕的作用,習近平似有全面繼承之意,比如習欽定的40年改革開放大事記,肯定六四鎮壓,堅持鄧小平對89民運“動亂”、“反革命暴亂的定性”,當然更不能指望習會對中國八十年代改革做出巨大貢獻先被鄧提拔後被鄧打到的中共領導人胡耀邦和趙紫陽作出公正評價。中國的改革本來是要改掉毛建立的一套經濟和政治制度,習在講話中還在稱讚毛澤東“為當代中國一切發展進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

指望習近平改革也許是癡人說夢?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日前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文章認為,改革開放中止於習近平上台。歷史學者章立凡對自由亞洲記者表示,“現在只是沒人敢說,改革已經失敗”。章立凡對習近平的“堅決不改”的解讀是:“他說的堅決不改是指的是中共的權力和地位。從兩會到現在,中共正經歷1989年以來最大的經濟危機以及國際上被孤立的政治危機,這種情況可能會危及到中共的執政地位,所以他要強調,中共的權力和地位不能變”。

所以,習近平在講話中還有這麼一個警告,中國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

 

http://trad.cn.rfi.fr/中國/20181219-該改就改不該改堅決不改-習近平繞口令新解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