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

我們軍人不喜歡把內部的事情攤出來講,怕打擊士氣;但打不了仗的八旗軍,空有士氣也沒什麼用,把問題講出來,至少還知道該怎麼改善。我也不怕會洩漏什麼內部祕密,畢竟最大的祕密就是「內部一無所有」。

一般人以為「心戰」根本不重要,以為這是飛彈和按鈕主宰一切的時代。實際上,心理作戰才是當代國與國間極少數「可以打」而且「有價值」的戰場──你不能隨隨便便把飛彈打出去,但假新聞可以想發就發,一則假新聞對國家的破壞力可能比一枚飛彈還大。近期因為關西機場事件的緣故,部分國人終於開始注意到了當代心理作戰的威力。

在現代世界,出兵的代價非常高昂:後勤成本高昂、政治風險高昂、經濟制裁代價高昂。因此,一支正常的現代軍隊,絕大多數的工作都是在「準備戰爭」:訓練、操演、軍購,是為了準備下一場戰爭;即使是透過網路技術竊取敵國軍事機密,那也是在替還沒開打的戰爭做準備。

心理作戰不是在準備下一場戰爭,心戰能夠在未開戰的情況下直接衝擊對方國力。有效的心戰可以影響敵方國內局勢、顛覆敵方國家政權(輕則扭轉選情,重則引爆革命),進而削弱敵方對本國的威脅,為本國帶來國家利益。凡是軍事手段以外的作戰方式,都是「政治作戰」(簡稱政戰),而心理作戰正是政治作戰的精華部分。

普魯士將領克勞塞維茲(Carl von Clausewitz)說:「戰爭是迫使敵人服從我方意志的一種暴力行為。」話說回來,如果我們可以不動用暴力行為,而是只透過釋放一些訊息、交換一些條件,就能讓敵人分崩離析、屈服於我方意志,那我們何樂而不為呢?

政府部門和有良知的媒體必須盡可能服膺於新聞倫理,軍人則沒有這個束縛,軍人要服膺的是國家利益。所以,插手媒體、網路和輿論的心理作戰,就成為了現代軍人的工作之一。俄羅斯涉嫌干涉美國大選,看看美國起訴了哪些俄國人?12名俄國軍官,他們都是軍人。

這就是21世紀10年代興起的一種戰爭型態。

被蔑稱為「五毛」的對岸網軍、流竄在LINE上的政治宣傳圖文、足以撼動國家局勢的「假新聞」,其實這些都只是最表淺的東西。這一切的行動,背後都有一個宏觀的政治算計與布局:中國共產黨要去思考,當他們透過末稍釋出特定訊息時,台灣民眾會有什麼反應?台灣輿論會有什麼反應?台灣媒體會有什麼反應?最終能為台灣的政、軍情勢造成怎樣的打擊?這樣的細膩程度,堪稱戰爭藝術。

這裡要注意到:雖然都叫作「網軍」、「網路戰」,但是負責洗輿論、帶風向的心戰網軍,和負責盜取國安、軍事機密的資通電網軍是截然不同的,涉及的技術層次與面向都天差地遠,不可混為一談。軍方目前比較重視後者,對於前者則沒什麼頭緒。

當過兵的人為什麼嘲笑心戰?因為我們只聯想到自欺欺人的樣板式心戰喊話,聯想不到發生在國家層級、滲透到個人生活的戰略層級心戰。大概可以這樣形容:在心戰這領域,人家已經在丟飛彈了,我們腦子裡卻還聯想到丟雞蛋。

RTS1Y29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兩岸心戰部門:是他們的黨和我們的軍在對決

作為意識型態宣傳工作傳統豐厚的黨國體制,對岸參與執行對臺心理戰、輿論戰的部門層級高、規模龐大,部門橫跨黨、政、軍三界,包含中共中宣部、統戰部、共青團,乃至於各級台灣事務辦公室與外圍組織。大家比較熟悉的網路輿論攻勢,基本上也是由這幾個部門在籌劃和執行。至於共軍的心戰部隊,則是著眼在戰術層級的心戰(戰場心戰喊話、砲宣彈),比較少直接參與對台灣的戰略心戰。

反觀已經脫離黨國體制的台灣,有哪些相對應的部門在反制對岸的心理戰和輿論戰?我們也從黨、政、軍三個面向來看看:

黨的方面,台灣的一些政黨和政治人物有網軍,但這種網軍是用來對付政敵與競選對手的,了不起就是挨打時出來護航一下,不會用來專門對付中共網軍,所以在此忽略不計。

政府機關方面,只有用於公開發布訊息、公開作出澄清的新聞部門,沒有專司輿論戰與宣傳戰的部門。畢竟對於民主國家而言,由公家機關直接去插手和影響民間輿論,可想而知會成為眾矢之地。

至於所謂的「防範」或「防禦」對岸輿論戰攻勢,這種思考方向幾乎是沒有意義的。面對「假新聞」,不管是監控問題粉專與社團,還是透過大數據系統來掌握輿情,甚至要求發言人在最短的時間內反應及澄清,都不可能發揮多少「防禦」的作用。當代的心理作戰防不勝防,而且難以透過事後措施來彌補傷害。真正的輿論戰攻防,就是拿出對於閱聽人而言更具吸引力的訊息去和敵方訊息衝撞、抵消對方攻勢,甚或轉移焦點。

這樣看下來,只有軍方與相關情報部門有可能出手反制對岸心戰攻勢。在現有的職能分配下,國安局著眼於反間諜、反滲透與戰略情報蒐研;軍情局著眼於蒐集軍事情資;真正專司文宣、心戰工作的,唯有國防部下轄的政治作戰局。

在兩岸心戰的戰場上,是社會主義國家的「黨」對上自由主義國家的「軍」,是中共對上國軍。或許不成比例,但也不代表台灣必敗,還要端看國軍是否意識到自己是國內唯一的正規應敵戰力、該採取怎樣的作為去應戰。

政戰局底下設有文宣心戰處,文宣心戰處對下則指導理應實際制衡對岸心理戰的心理作戰大隊(簡稱心戰大隊)。

可以這麼說:當前全台灣專司對抗對岸心理戰、輿論戰、宣傳戰的指揮官,就是國防部政治作戰局文宣心戰處處長陳育琳將軍(2016年10月接任)。而負責執行心理戰、宣傳戰工作的,則是陳育琳將軍的嫡系子弟:心戰大隊大隊長陸軍政戰上校張景泰(2017年9月接任)。心戰大隊的一切工作方向,基本上由文宣心戰處決定。

也就是說,中共中宣部、統戰部、共青團在台灣的官方對手,就只有政戰局文宣心戰處和受其指導的心理作戰大隊而已(以下合稱為台灣心戰部門),這兩個單位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RTS1XWE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然而,在這麼重要的崗位上,卻埋下了兩個恐怖的因子:

第一,藝工隊(藝宣大隊)和漢聲廣播電臺(播音大隊)這兩個本來和心戰工作無關、不屬於心戰大隊的單位,卻在2013年時被降編併入了心戰大隊。這就像你把一隻貓和一隻狗縫進一個人的身體裡,三者無法整合也無法互通,後果可想而知。

這衍生出了一個非常變態的現象:你把跳舞、做美工的人招進心戰大隊,告訴他可以進入藝工隊服務,結果他卻被送去情報部門做研究,當然什麼都研究不出來,而單位又無法提供足夠的時間和師資去培訓他,最後這個人做什麼都不專精。類似的情形層出不窮,兩岸文宣心戰實力的差距,就從這種小地方飛也似地拉開了。

第二,在如此混亂的基礎上,倘若上級存在私心,把「既不懂心戰、也不懂藝術、更不懂傳媒」的自家人馬安插到心戰大隊領導幹部的位子上,那就會引發災難性的後果。這樣的人不知道自己的崗位對國家安全有何重要性,不會分辨手上的幕僚、心戰人員、表演工作者彼此間有什麼差異,只要不斷地把人員擺到錯誤的位置,就能輕易地把台灣的心戰部門摧毀於無形。

台灣的心戰部門如何應付對岸攻勢

這邊先來檢視結局:近兩年來,當對岸向台灣逐漸增強心戰攻勢並取得戰果時,政戰局領導下的文宣心戰處和心戰大隊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對岸的心戰部門指揮大批網軍進駐台灣各大新聞網站、網路論壇、社群媒體,成功起到了「帶風向」的作用,一定程度克服了自2014年起對台灣輿論動向「手足無措」的情形。

於此同時,台灣的心戰部門沒有建置自己的輿論網軍,甚至連主動在Facebook和LINE投放訊息的能力都沒有,只能投稿報刊社論或透過機關粉絲專頁發布訊息。花錢建置了大數據輿情分析系統,上級卻連對岸網軍的存在都沒意識到,甚至把對岸網軍的留言計入本國民眾的輿情聲量,拿來作為施政參考。

對岸的心戰部門已經洞悉台灣輿情各「同溫層」的差異,學會收買台灣人當五毛,學會打正體字和使用台灣用語,學會「假扮成藍軍來打擊藍軍」、「假扮成獨派來打擊獨派」,學會選擇性炒作/壓抑特定議題。

RTS1CEPM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於此同時,台灣的心戰部門的領導者不要說去瞭解對岸網路生態了,連自己國內的網路生態都不太清楚,更無意去分析各議題背後的政治族群與意識形態脈絡。因為對於第一線的分析者而言,「就算寫出來,上面的人也看不懂,高層只想要有數字幫政策背書」。

對岸的心戰部門抓住台灣各年齡層流行趨勢,開始製作大量正體字圖文投入Facebook和LINE,至少已經抓住了部分族群的政治脈動。

於此同時,台灣的心戰部門還被迫要畫一些畫風過時、配色弔詭、文字冗長、既沒美感也沒幽默感的老式政治諷刺漫畫,這些漫畫在現實世界中幾乎派不上用場,也不會正式投入社群媒體使用,只是為了迎合外行領導的喜好而畫。

對岸的心戰部門精準掌握到台灣的政治要人與意見領袖,甚至多方從網路上或現實生活中刺探台灣民間情勢,在台灣擴展關係網絡、參酌在地觀點,進而彌補既有資訊的不足。

於此同時,台灣的心戰部門對於對岸政、經情勢的蒐整,卻受限只能使用「公開來源情報資料(OSINT)」──說穿了,絕大多數都是網路上查到的資料,官方完全不打算與「人」建立聯繫、拓展自己的情蒐網。公情資料不是不能用,問題在於這些關於對岸情勢的中文資料當然多半是中共官方自己放出來的,所以都和事實存在一定程度的出入,倘若沒能力分析資料的真偽與意圖,就只能被中共給的訊息牽著鼻子走。

由於過度仰賴二手資料、不培養自主情蒐能力,長期吸收中共釋出訊息的台灣心戰部門,反倒成為了最先遭受對岸心戰的一群人。所有工作重點都隨著北京的宣傳步調在起舞:人家炒一帶一路、我們就跟風研討一帶一路;人家派遼寧號出來晃晃,我們就跟風研討遼寧號。就這樣,台灣的心戰部門基本喪失了主動開創議題、引導輿論的能力。

以上是台灣目前心戰能力的大致面貌,充分呈現了非專業領導專業的代價──擁有全軍最專業的人才,這些人單打獨鬥時各個都能大放異彩,匯聚起來給上級指導時,卻什麼都發揮不出來。到最後,這地方養成了一個觀念:

長官要石頭,就給他石頭。長官要垃圾,就給他垃圾。

國軍和中國共產黨都是官僚積習深重的地方,但是在心理作戰這個領域上,國軍的官僚作風竟然還遠勝中共,慘狀令人不寒而慄。

Depositphotos_163440978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美國人怎麼看?老美其實很期待你們台灣能不能玩出一點真功夫,畢竟理論上講中文的你們應該最懂中國。老美沒有政戰制度,但他們知道政戰的厲害,蘭德公司今年曾經就俄羅斯、伊朗與「伊斯蘭國」對美國及其盟邦的政治作戰攻勢(諸如假新聞、干擾輿論等)發表過研究報告,鼓勵美方積極應對。所以老美也想看看你們台灣的政戰都怎麼玩,結果看了幾次以後,美國人卻只能翻白眼笑笑。

老共又怎麼看?內部盛傳,對岸的情報部門曾經給他們的情蒐人員下過一道指示:蒐集國軍情資時,不要去蒐政戰的東西。如果屬實,那表示連老共都知道台灣政戰做的東西幾乎沒有價值,毫無刺探的必要。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05952?fbclid=IwAR19njYCFdzMaP4-FV7kOuSFJHz_ksIRpdiDc3quW6WBg67UaRIzO9u9Bl4

  •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